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十三章 教授帷帐之法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二人羞涩的对视一眼,张东悄声道:“我就让你别惹她吧,连春画都能看得面不红心不跳的人,是个厉害角色!”

    张西偷偷打望水名灵平静的侧颜,不服气的哼一声,“那算什么厉害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张东忽然指了指张西的脸。

    张西不解的歪头。

    张东道:“你流鼻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西紧张的抹一把鼻子,手上果然有血!

    他尴尬的咳嗽一声,看一眼大冷天,“你懂什么,天热,我火气重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酉时将至,夜幕急不可耐的早早降临。

    屋内一盏烛灯幽幽,水名灵坐在桌前胡乱拨弄那些早在几月前就被她翻烂的书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,张东道:“姚奉仪来了~”

    水名灵打开门,一股浓烈的异香扑鼻而来,令她不禁微微皱眉,视线淡淡扫去,只见一个面容娇俏的女子站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女子带着斗篷,脸上有几分行难以见人之事的羞涩。

    水名灵认得她,毓秀宫被她随便点中送往东宫的小宫女。

    原来李义让她教的是她……

    水名灵把姚露引进屋,然后关上门,阻绝了外面的冷风。

    姚露方才敢唤她,“姐姐~”

    这一声对仅仅第二次见面的她们来说太过亲热,水名灵眼波微转,点点头,相比她,要冷沉不少。

    那日在毓秀宫姚露就见识过水名灵的本事,也晓得她脾性孤冷,不甚在意道:“望姐姐能好好教我,若有朝一日我能飞黄腾达,定然不会忘记姐姐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水名灵不喜欢谈感情,尤其是和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与其说恩情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。”她把画卷铺开。

    四方的木桌上,过于露骨的图画染了橘光,更生几分暧昧。

    姚露小脸涨红,克制自己不去看,“交易?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获得太子的荣宠,你让太子放我自由。”

    她杏眸映照光华烁烁,“这个交易对你来说,不难吧?”

    确实,只要获得太子的心,放她自由就如同呼吸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姚露眸子亮了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她似乎对水名灵颇有偏见,不大相信她这么容易就会帮她。

    小小的迟疑,水名灵尽数纳入眼中。

    她仔细观察姚露的神情,有一种奇怪的答案在心底腾升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一种想法,目前并不成立,还需要证实。

    窗外的树影诡异的摇动,拉长的影子映在地上。

    水名灵漫不经心的把画卷收好,对她微微一笑,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可晓得太子多久让你侍寝?”水名灵问。

    “今夜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李义倒是挺急不可耐的,那就只有捡重点来了。

    水名灵清冷的眸在阴影之中闪了闪,晦暗不明,“太子平素有什么喜好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,总该先了解他的喜好罢?

    姚露明白水名灵的意思,把自己所知晓的关于李义的事一一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手指缓缓拂过桌上暧昧的画册。

    狭小的空间似乎更容易让人产生“世间独我一人”的错觉,随着水名灵纤纤细指的游移,姚露的目光也变得大胆起来,顺着她的指尖将那些露骨的图画一一看过。

    很快,她的脸红透了,心底也莫名痒得难受,感觉像是有什么在血液中沸腾,令她燥热难安。

    缓缓的,水名灵的手指停在一幅图上,清明的眸子撩一眼神情异样的姚露,“这个姿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问得很平淡,仿佛在说一道菜该放多少盐,再普通不过。

    但姚露心里有别的想法,听她如此问,再看一眼图画上两人交合的姿势、神态……

    她脑海不由浮现那日初见李义的惊鸿一瞥,荡漾的春心一波接一波的跳动,让她呼吸渐渐急促。

    灼热而刻意隐忍的热气飘散在空中,连屋子里也染了一抹异色。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